会飞的种子

有一天,在野外的一棵大树底下,我拾到一颗种子。
我不知道这颗种子是从哪里来的,也许是从树上落下来的,也许是风把它从遥远的地方带过来的,也许是匆匆的路人遗落下来的,也许,它就一直在那里,只是我不经意的发现而已。
一见到这颗种子,我就很喜欢它。
它有着诱人的外表,闪烁着金子般的光芒,晶莹而玲珑,圆润又如同一颗稀世之宝玉。所以我很喜欢它。
我小心翼翼地把它用一块洁白的布包起来,紧紧地揣在自己的怀中,生怕它会丢失再也找不见,我怀着无比的喜悦和极大的虔诚,把它带回了家。

这是一个春天,一个即将播种的季节,我从野外意外地拾到一颗我很喜爱的种子。
我回到了家,立即买来了最贵的花盆,买来了从富饶的地方采来的土壤,买来了许许多多栽培的工具。我想看看这颗种子发芽。
一天天地过去,花朵已经盛开了,然而土壤中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我耐心地等待着。我更加勤奋地,更加小心的培育着这个颗种子。
天气开始热起来,花儿开始谢了,很多的鸟儿又要开始迁徙了。我还是没能看到一点点要发芽的迹象,土壤静寂得可怕。
我亲自去拜访那些经验丰富的农民,我请来了技艺高超的园艺栽培师,我向知名的科学家发出了求救信。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土壤中依然不见动静,仿佛如同我没有把那颗种子放进去。
它是存在的,我把它轻轻地取出来,我不灰心。
我仔细地看着它,看着它那诱人的样子,看着它闪闪的光芒依旧,我不能扔弃它,如同不能扔弃我的珍爱。
我想它也许不是在这个时节播下的。晚上,我凝视着它,我向它说了很多喜爱它的话,一点点,一滴滴地向它倾诉,向它表白我的情感。
我就这样捂着它睡着了。在梦中,我梦见它开始发芽了。当我醒来时,我第一眼向它望去,突然发现它真的好像变大了一点。
我很高兴。我想这也许是一颗奇特的种子。

夏天的天空中总是飘荡着那些挥之不去的云,总是淅淅沥沥地下着雨。
我呆在家中,唯一做的事情是注视着那颗种子,渐渐地我向它诉说我的忧愁与欢喜,向它诉说我的烦恼与快乐,把它当作最亲密的朋友,也许是最亲密的爱人。在我的梦中,它也越来越频繁地出现。我渐渐留意到这颗种子越来越大了。
这是一颗不需要水、空气、土壤和阳光的种子,需要的只是我对它的喜爱和情感。
但是我还是希望我能看到这个种子发芽,我想象着它发芽时最美丽的样子。
夏天总算过去了,我搬了家,我舍弃了很多东西,但是我不能舍弃它,因为它我的至爱。
不知不觉地,它已经有了土豆的那么大了。我一如既往地关注着它,向它说着悄悄话。它也一天天地在长大,以我不能觉察到的速度在长大。
我没有注意到旁人开始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只是对它说话。我迫切地希望它能发芽。
当它已经象一颗西瓜那么大的时候,我开始有点惊讶了。但是我还是很喜欢它,每天,每时,每刻我都陪着它,甚至抱着它。晚上做梦的时候,仿佛有一双大手压着我出不过气来。
危机正在悄悄来临,而我却一无所知。

秋天的红叶曼舞,果实垂满了枝头,而我的精心培育的种子还是没有发芽。
虽然它一天天地在膨胀,它在一寸寸地蚕食着我的空间。
终于有一天,它占满了我思考的位置,我把我的写字台让给了它。
渐渐地,它又占据了我休息的地方,我把我休息的地方让给了它。
它继续占领了我饮食起居的地方,我也只得把这些地方让给了它。
甚至于,它开始侵占我通行的地方,我也慢慢避让。
我对它的情感依旧,我每天还是靠着它睡,我不能舍弃它,如同舍弃我自己的生命。
终于,我感觉到已经不能呼吸,肺部仿佛被它挤压着,心脏仿佛被它堵塞着,血液仿佛被它截断了,全身的每一个细胞仿佛被它掐挤着,我梦见自己的双腿已经被它的根须所取代,双手已经被它的枝条所缠绕。我的躯体,变成了它的主干,甚至我的头,变成了它的一个硕大的肿瘤。
我有点讨厌它了。但是我还是努力地生活着,挣扎着,我还是期待着能看到它结出的美丽的果实。

冬天的阳光稀少,阴沉沉的天空中弥漫着一种绝望的伤感,冷凛的风把守着峡谷的每个出口。
我总是期待着,却总是一次次地被期待的毒刺划得遍体鳞伤。
那颗种子依然没有发芽,它依然在膨胀。
我总是一次次在恶梦中惊醒,一次次梦见我已经变成了那颗种子,无休止地膨胀,无休止地把它的根须伸向每一个角落,甚至向空中攀爬它的爪牙。
我开始憎恨它了,我要逃离它,却听到它滋滋生长的声音,远胜于我喘息的声音。
我已经不知道如何逃离它,不知道我是否已经化身成了那颗种子。
冬天即将过去,即将遗落一颗不能结果的种子。


评论

会飞的种子 — 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