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白

我    至高无上。

这么多年来,一直不愿蜗居在城市花园
而愿栖身传统的废墟。
周围遍是理念的危崖,世事的荆棘
遍是尊严的丛林,自由的寒风
嘲笑像涛声一样不断淘空你的根,冷眼
反射着千万年被冰封的月色,挫折
在你走过的和未来的路上布满罗网和陷阱,梦想
在罅隙中艰难穿梭,高傲而孤独
你还需要什么?
离开或者涅槃。

但我不是一只凤凰。

世上并不存在绝对的庸俗和高雅。
叶子被阳光与黑夜交替修剪,每一片
具有相同卑微的脉络,每一片
具有相似灵魂的锯齿边缘,且
琐碎而平凡,至为真实,至为清淡
高贵从遍是渣滓和污秽的泥土中
生长出来,它的芳香谁都可以采摘。即使
乞丐拿在手中,亦能感到富足和素洁
你还要超越什么?
放弃或者是湮灭。

但我的心中还有一块镜子。

取下你的脸谱,告诉我你的额头上
是否铭刻着好与坏,正与邪?
人人都有一个盒子,却从来不知道里面还有什么。
盒子里有什么呢?一只蝴蝶
一只蝴蝶左右展翅,随风翕合
在盒壁的花园翩翩曼舞;
一只苍蝇它的卵四周膨胀;
盒子里有什么呢?一锭金子
永不生锈;一张渐渐发霉的荣誉证书;
一缕魔鬼化作的美丽青烟;抑或是
一个天使变幻的丑陋石块?
一段洁白无瑕的帛丝;抑或是
一件经历过生活压皱的衣裳?
或者全都不是。它可以空空如也
可以盒子套着盒子,象千瓣莲花
层层包裹,仿佛永无穷尽
你还要珍藏什么?
打开或者埋葬。

但我    永远至高无上。

(…没有回音,只有喧嚣。听不清每一句回答,每一个音节。这喧嚣竟是巨大无比的寂静。)

1996.11.8写于长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