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世界

我坐下来 坐在被过滤的光中
浸透玻璃的寒意
透过窗 瞭望
黄昏 像透明的玻璃纸
正慢慢蒙住
天空的眼睛

人们从正在生长的
玻璃大厦 走进或走出
贴满玻璃的车 回家
并不时抬腕看看 玻璃壳中
那焦虑的时间

晚餐准备好了 杯中的酒
摇摇晃晃地 祝愿幸福
幸福被隔着玻璃
可望而不可及

电视传来的声音 渐渐变大
变得立体 清晰和逼真
玻璃屏里外的人们 开始演述
忧伤和欢乐 平凡或传奇
偶尔也会留下 玻璃的泪

听说生命可以源于试管
镜框镶嵌着风景 隔着玻璃欣赏
猛兽和鲜花 历史
陈列在透明的保护下 艺术
被玻璃悬挂 我们
已能通过玻璃看清
细胞 病菌 芸芸众生
看清万物的秘密
光年的距离

每一天都是这样

将来我也会
把闪烁的玛瑙 名贵的玻璃
戴在爱情的长发里
有了孩子 我告诉他
正如 年幼时妈妈告诫我
走路要小心玻璃

也许我会挣扎
传来挤碎的声音 冰冷而恓惶

1995.9.18

凌晨的漫步

凌晨的漫步

 

窗打开了

又被谁关上了

 

闪电无声无息地

穿透千重云

划碎了梦的影子

影子逃到了大街上

跟着路灯一起徘徊

 

蟋蟀呼唤爱情

而爱情不过是

金鱼对另一边金鱼缸的向往

 

晨星活在

生与死的夹缝

既没看到喜剧的开始

也没看到悲剧的结束

 

炉火悄悄

悄悄烘烤着孩子的梦

阳光从门缝里伸出手

梳理着小狗的绒毛

 

被卡住的时间的腿

已有了些活血

有了些麻木

等风

等风

 

平静的海。

 

人们慢慢

慢慢沉淀下来

开始像贝母一样

怀着砂石

做着珍珠的梦

 

水手已把风帆降落

做成了躺椅

挑战者背着沉重的安全

逡巡在海岸

鲨鱼带着谦和的笑

维持着

一个浩瀚的秩序

 

风偷偷钻到山的怀抱

哭诉着:

自由没有家

 

谁还在等风

等风起了

听海  微微的喘息

白栅栏

我的一生都在寻求它

 

没有伴侣

只有月

像劈山的银斧

照耀寂寞的道路

 

我在走,我在走

 

灯火

只带来一时的光明

而我

几乎终生在黑暗中行进

所以在黑压压的人群中

无异于一条蚯蚓

路标

仅仅指示一段的坦平

而我

要走的路程

布满了荆棘和丛林

 

风停了  雨止了

 

就在将要到达的瞬间

我看到了一围

白栅栏

 

在它的下面

有只蟋蟀

仿佛正在凝视

目光包含嘲讽

而又心酸

 

这一刻

我不知炎凉

不知悲欢

 

                                1995.于课堂上匆匆而作

独居者

独居者

对于另一种文明来说

我是野兽

对于另一种进步来说

我是石器

是原始的刀和枪

划破皮肤和我的时代

一种迟钝的伤痛

是一个古老理想社会的

终结。

 

我是谁

我是无人伴奏的吉他手

是自己演唱会上的

唯一听众

 

我是谁

我是居家流离的浪子

是自己所施舍的

唯一乞丐

 

我是谁

我是失去重负的纤夫

是自己呐喊声中的

唯一战士

 

我是自己医治的

唯一病人

我是自己面对的

唯一仇敌

 

  还会年轻吗?

当着一刻你问我

我是一个放声大哭的孩子

我已忘了

我是谁

                       1995.

不同

昨天和今天有什么不同呢?

时间赋予了我们每一天的生活同一种面具,给我们所走的每一步穿上同样的鞋,像错纹的唱片,永远停留在同一支歌曲。
它的迷雾把我们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融为一体,使我们茫然,难以分辨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的真正的差别和意义。

我们必须努力,去挖掘在那黑色时间之河中的七彩石,以丰富我们一生。

1995.3.17 西安

河流

一条湍急而喧嚣的河流,那就是街

我无意两岸的荣华,只揣着你的手

只愿你小心,不让苦难擦伤

我握紧这片刻的温柔

 

如果,如果你要放弃

那也好。总有一些珍贵的

不受我们注意。像一年中开始的季节

一生中开始的情意


                     1992.8,常宁

快乐的影子

我们和风一起坐下来。听

星星说话的声音。空中传来的芬芳

无声无息的生长。月光卷起了黑色的火焰

是谁在收拢着快乐的翅膀

 

夜深了。我们的影子

从脚下慢慢洇开,扩展

成为整个漆黑的夜空。我们该离开了

如果没有人间灯火投给我们的影子 


                    1992.8.2 常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