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什么比流浪更好

有一天,有一阵风
把我从故乡带到远方

在那漫长而又漫长
的铁路线上
有一线迷茫而又迷茫
的灯光
照亮了我一生的梦景
一生的思想

汽笛鸣响了又消失了
火车呼啸而来又过去了
眼神在那一刹那交换了
想象在那一刹那张望
也许那里面承载着幸福
也许那里面承载着痛苦

在我的脚底
石子在默默地承受压力
荒草在无声无息地生长
而我,在生与死的边缘流浪

没有什么笔流浪更好
把我带来的一切
都随风远飘
都随水流走了
都在这沉沉的大地上
睡着了

1991.11.5

给 X•Y

半夜起来
你就去看天空
后来睡着了
不知什么时候
枕在摇晃的梦中
波浪起伏
你看到一群人指着
刚才的天空
鸟一只只跌落下来
每一只鸟都黑得像我们的瞳孔
每一只精灵
都像是泪海的女儿
你去抚摸它们光洁的羽毛
却找不到半点伤口
(那一群人早就走了
他们留下了什么?)

第二天 你起得很晚很晚
走向那大楼时
日光灯霎那间亮了
每一扇闪烁的窗
像白鸽般扑啦啦地
飞向远方
———————————–
PS: XY ,指的是翔云,我的高中同学。
1990.10.25 于常宁

桥头站在疯子边

忘记别人
不如忘记自己
忘却烦恼
不如忘却做人的权利

战火仿佛渐渐远遁
人们都在选择清醒的生存
他们像港边林立的桅船
堵住了海的出进
每一个正确的方向
都指示了幢幢的背影

在这个和平的世界里
谁还会在意
踩住的脚和被踩的脚
所以我选择了疯狂
并没有别的原因
仅仅为了
一个找不到的共鸣
我决不在
那线狭隙的空间
看青春和自由
被践踏成为肉饼

现在我来指挥你们
一切听从我的命令
右边是车左边行人
注意我的眼睛
一个变幻的红绿灯
“姑娘,请下来
顺便带下你的爱情
不要让它骑在
十字路口 一个毒药瓶的提醒”
“那辆黑色的车
请你稍稍作下生命的停顿
让时间这个淘气的精灵
能看看天空和白云”

你们要听我演讲
我知道你们喜欢的原因
那是你们认为
我没有讲稿和秘书
一个别人语言、思想和权力的窃据
你们错了
我也有讲稿
它便是整个大地
小鸟以犀利的嘴为笔
为我写满
世纪末的情绪和启迪

哦,你们说我哭了
满面泪水
那请你千万不要相信
疯子的哭泣
像不要相信
魔术师手中的苹果
政治家许诺的福利

有一天 你们会发现
我已消失
我同你们一起
阳光照见
没有躯体
却还在不停奔跑的
闪亮的影子

桥头站在我身边
我的脚下是流水
水像一张染色的世界地图
图上没有文字
只有喧嚣的语言和机器
1990.9.20.

这是生活

拍摄

黄昏自庭院飘散
在旷野的 一缕青烟
被瓶子囚禁了许多世纪
魔鬼 幻化而成

无目的蝙蝠 掠过鼻翼
一下子掀动 路灯的快门
——咔嚓——
开始摄影
把影子拍成人
怕人拖成影子

有什么在我心头
——咔嚓——
响了一声

漂流

像蛇一样 窜上台阶的 是影子
把我拖成走廊 长长的
是影子 窜上台阶 像蛇一样

哗哗啦啦 流走了人影
还有树影 漂在
灯光的湖泊上
为什么鸟飞去了又回来
是寻找吗
为什么花落了花又开
是奠基吗
为什么潮跌了潮又涨
是追赶吗
为什么
冬天枯死了秋天
春天又重新发芽
把冬天刺穿
让绿的液红的血流满空白
是重新开始吗

假如时光能回流
能让我们重溯到生命的源头
我们依然能感受
流逝和回流
那一种过程



负担

与书本、台灯为伴
是一种痛苦
和庄稼、石头交谈
是一种幸福

我和黝黑的肩膀
扛着黝黑的大地
小鸟也落在
我们的肩上

没有负担的灵魂

没有灵魂的负担
都是一种
沉重的
镣铐

1989.9.19

忧郁的故乡

忧郁的故乡

题记:我最大的不幸只不过是小小的一片阴云,
我要走向我的目的地,默默无声

1.繁忙

春天我去看你
你说你很忙
夏天我去看你
你说你很忙
秋天我去看你
你仍然很忙
冬天我也没去看你了
依偎在炉火旁,心想
你一定很忙

第二年的春天
我没有找到你
在你的书房,只看到一枝
枯萎的丁香
那种抑郁的清香
一直萦绕在我的心上

2.苦渡

夏日的午后
蜻蜓。池水。水草。涟漪。
满池的荷花香里
我悄然入睡……

……

……很近,又很远
大海,浪潮的上面
漂浮着淡淡的、哀愁的雾
潮涨,它在那里
潮落,它在那里
在那雾的下面
有只很小很小的帆船
载着很多很多的蚂蚁
一阵狂风,满船的蚂蚁
都变成了无根的浮萍

3. 远行

漫长的旅程
宛如一根灯芯
辉煌即将熄灭
灯芯即将燃尽

4.沉沦

高旷的天空
小鸟在自由自在地飞
而人,却总是在沉沦
像露珠消失在阳光里
像落叶沉陷在泥泞里
像黑色的瞳孔,隐没
在无边的黑夜里

5.悲歌

熙攘的人群
忙碌如一群蚂蚁
在这城市的角落
我找到一只蝈蝈
冬天来临的时候
它会死于饥饿
但天堂里没有饥饿
蝈蝈作为最优秀的歌手
受着崇敬

6.尘封

蔓生的草丛
淹没了一座坟墓
碑文已经斑驳
往事俱已尘封

7.禅定

欢乐有如树叶
在秋风里凋零
走在室外,孤孤零零
我愿是那翩翩飞舞的树叶
死后的余骨
化为一堆烂絮
或者是一抔泥土
对此,我已默默无声
像梧桐那样入静

8.幻化

当所有的树木都已禅定
当所有的故事都已尘封
有只怀梦的蝶蛹
在等待幻化
幻化成一缕尘埃
在黄昏飘入你的眼睛
沉浸在微涩的泪水里
与你共渡这悲欢人生

1989.9.10于常宁

静静的月亮

静静进入十七岁,变得更孤独了。
他喜欢月亮,又害怕月亮。
当那一弯月亮升起时,他老觉得月亮像那一弯牙齿,笑眯眯低把自己的寂寞给吞下去了。
那时候,人们都睡了,四周静悄悄的,静静便这样呆呆地盯着天边月。有时候朦朦胧胧睡了,又朦朦胧胧醒来时,便发现月亮像眼睛,在这广袤的夜幕中,为了陪伴自己,熬红了眼睛。
一阵风把那镰月吹走了,也把静静的睡意吹走了,静静开始害怕起来。他想,这黑夜浑浑浊浊的,会不会像洪水,铺天盖地淹没了我们呢?
有月亮在多好啊!
于是静静从床上爬下来,把灯拉亮,房间一下子雪亮起来。
静静用一个挖有圆孔的厚纸把灯罩住,还用手把圆孔轻轻蒙住。
灯光便从圆孔里浸出来,柔和地泻在静静的脸上。静静又仿佛看到了一轮淡黄的月亮,是不是那月亮钻破夜幕,静静地飘在这房间了?
月亮不再露面而对静静微笑的时候,静静便把自己的月亮升起来。他心中还有一个愿望:要是能把自己的月亮升到那高高的天上去,多好啊!这样想着,静静便恬然地睡着了。

1988.10.18写于常宁

亮亮的夜

(一)

亮亮常独自一人想象。
一天,他病倒了,脑海中一下子浮现许许多多的夜景,一幅一幅在他眼前晃动,光亮在这些夜里跳动着,闪烁着,流逝着…
那不是古老古老的一个夜吗?
“噼啪”,火光爆炸了,被黑布牢牢兜紧的夜被炸开了一个洞,太阳的血液从这个洞口喷溅出来,变成篝火在狂舞,人们也围着这篝火狂舞着,“噼啪”……
忽然,一串闪电划过人们的头顶,人们惊恐地抬起头。一阵狂风呼啸而去,暴雨冲注下来,浇乱了人们的思绪,湿冷了狂热的气氛。
火熄灭了,黑夜像滔天的黑浪潮稀释了微量的太阳血,于是夜又开始咆哮起来,开始吼叫起来,猛兽般的声音响彻着。
黑夜淹没了人们尖锐的惨叫声,淹没了一个又一个悲剧……
在这沉沉的夜中,一个人从泥泞中爬起来,突然他惊喜地叫到:
“火,火星—-”
在那被浇熄的火堆里,还有一颗弱小的生命存在。
从此,人们懂得了:一堆篝火可以被风雨所熄灭,但是一点火星却永远不会被夜吞没了!
模糊了,模糊了……眼前出现了破烂的木屋,屋里的灯芯正在舔舐着油盏,火光颤动,一道烟袅袅上升着。灶边,一位老大妈被灶的烟熏得直流泪。烟,熏黑了屋顶,又飘出了屋顶,这里一缕,那里一缕,把夜熏的更黑了。那个银玉的月亮也被熏黄了,熏缺了。月亮挂着泪水,一片白纱巾飘过来,泪水和露珠一起滴在那多愁善感人的脸上。
哎,人类真是……
怎么了,怎么会胡想这些呢?亮亮不由得摇了摇头,揉了揉眼睛:
咦,这不是城市的夜景吗?红的,绿的,蓝的,白的,冷的,暖的,刺目的,和谐的,变换的,跳跃的,流走的……各种各样的灯光膨胀起来,把这夜撑开了许多的裂缝,让星光像剑,刺破了那广袤无垠的黑幕布。
哦,光便是这样膨胀的,是这样把夜浓缩的。亮亮想:会不会有一天,那些夜会把光统统挤退到一个角落里流浪呢?
亮亮不知道。

  1988.8.2写于常宁

(二)

亮亮是一个大胆的孩子。
都十七岁了,他从未尝过恐惧的滋味。
日子被染白了,又涂黑了,便这样从他的眼皮底下翻过去了。亮亮心底忽然涌起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或许是一种恐惧感吧。
亮亮便决定钻出这个城市丛林……

清新的风涌上来,磅礴的声音涌上来,汹涌的浪涌上来,一起涌进亮亮的心里。–思亮亮已来到了茫茫的河边。
湍急的水卷着怒容,平静的水纹堆着微笑。这些水纹怎么老像一个人的面孔,可这面孔深处蕴藏着难以猜测的秘密。亮亮认为这是一个谜。

亮亮拾起一块石子,朝那水中扔去。
倒影模糊了,一股浑水冒上来,一阵淤积的臭气钻上来,泛开了。亮亮断定:这些圈着的微笑,一定圈着一个完整的故事;这些微笑的水纹底下,一定深藏这一个腐烂的故事。水下太平静了,冲不走往昔的泥潭。

亮亮离开了,离开这河水滔滔的地方。一不小心,亮亮踩松了一块石头,坠入河中。
渐渐地,亮亮滑入了一个深深的夜……

不知过了多久,亮亮仿佛听到一个小孩子般湿湿的声音,在轻轻诉说:
孩子,每到这个地方来的人,我都要像他们讲述我的故事。
别害怕我这里的黑暗,是因为阳光也找不到我。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就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为了永久的等待,我长出了长长的、茂密的、葳蕤的水藻一般的思念。我以泪水冲成深深的底,我以漩涡般的诱惑留住一切。但是千百年来,渔夫从未在这儿撒网。
许多许多世纪就这样过去了,还是没有一个人在这里收获。
鱼儿把把我的希望吐成泡沫,想带回陆地,一切传讯便这样风干了。
而珍宝一天一天地,一世纪一世纪地在这里堆积。我想,如果能捕上这里的珍宝,那会让世界是如何的明亮!
我的一切往事被冲洗得很干净,我便这样透明地向前走去,黑的透明。
即使黑暗,我也永远不会宁静,该流走的都流走了。
许许多多的湖泊都很懦弱,它们不敢大胆地披露,为了一点点黑色,不惜淤积,不惜蒙上一层层美丽的倒影。
而我撕碎一切美丽!
我不能虚伪。
我不能这样逃避。
即使时光的水淘走了,再也不流经我时,我也要让别人知道,这里曾藏着一个瑰丽而辉煌的梦……

轰轰隆隆,声音愈来愈大,像喊,又像哭。渐渐震耳欲聋……

亮亮醒来了,躺在医院里。醒来后,亮亮便说:“快到那个漩涡的底下,蕴藏这一个亮亮的夜,他还在等待……”

  1988.8.4写于常宁

后记: 这些文章是我年少时候写的,如今看来,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p

  2014.8.24录入成电子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