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座

        客人们已经到了。
        从四面八方陆陆续续赶过来。
        这是盛大的筵席。全都准备好了,但人们的目光注视着上座。
        上座是谁呢?
        它的上面仿佛还残存着泥土的芳香,琥珀酒的芳香;残存着被推倒的声音,被抬高又被赶下的声音;残存着病死的、累死的、老死的遗迹;残存着离开时掌声,也残存在唾沫风干的污渍。
        风雨无情地摧毁和腐蚀,阳光与黑夜交替锤炼和淬火,时钟之刀一刻不停地削刮着。这上座的痕迹早已模糊和斑驳了,再也无法辨认真正的内容。
        这上座就要腐朽了,它曾致密而坚固的结构亦将崩溃倒塌。
        人们才好在以后的安静平和的气氛中坐下来。

1996.11.24 于广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