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湍急而喧嚣的河流,那就是街

我无意两岸的荣华,只揣着你的手

只愿你小心,不让苦难擦伤

我握紧这片刻的温柔

 

如果,如果你要放弃

那也好。总有一些珍贵的

不受我们注意。像一年中开始的季节

一生中开始的情意


                     1992.8,常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