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摄

黄昏自庭院飘散
在旷野的 一缕青烟
被瓶子囚禁了许多世纪
魔鬼 幻化而成

无目的蝙蝠 掠过鼻翼
一下子掀动 路灯的快门
——咔嚓——
开始摄影
把影子拍成人
怕人拖成影子

有什么在我心头
——咔嚓——
响了一声

漂流

像蛇一样 窜上台阶的 是影子
把我拖成走廊 长长的
是影子 窜上台阶 像蛇一样

哗哗啦啦 流走了人影
还有树影 漂在
灯光的湖泊上
为什么鸟飞去了又回来
是寻找吗
为什么花落了花又开
是奠基吗
为什么潮跌了潮又涨
是追赶吗
为什么
冬天枯死了秋天
春天又重新发芽
把冬天刺穿
让绿的液红的血流满空白
是重新开始吗

假如时光能回流
能让我们重溯到生命的源头
我们依然能感受
流逝和回流
那一种过程



负担

与书本、台灯为伴
是一种痛苦
和庄稼、石头交谈
是一种幸福

我和黝黑的肩膀
扛着黝黑的大地
小鸟也落在
我们的肩上

没有负担的灵魂

没有灵魂的负担
都是一种
沉重的
镣铐

1989.9.19